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2020全球食品饮料行业年度IPO事件:细分与专业成

作者:立博体育 发布日期:2021-02-02 15:39



  声明:本篇文章所涉及内容不作为二级市场股票投资建议,请以食品饮料创投、行业研究视角进行阅读。

  通过IPO登陆二级市场,是一家公司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也是这家公司投资者获得退出路径的重要方式之一。对于行业从业者、投资者和观察者而言,从行业IPO信息、IPO相关材料的解读以及IPO后公司股价的变动中,也能从更多维度获得更细致的信息,捕捉有潜力公司的更多动态,甚至把握行业冷暖和赛道风向。

  FoodPlus持续对全球范围内食品饮料公司IPO动态保持密切关注。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们通过FoodPlus·Weekly等栏目陆续发布了超过20条食品公司IPO相关的资讯和分析(含提交IPO申请、筹划上市等“准上市公司”的信息),并以2020年全年实际在相应交易市场成功挂牌交易为标准,梳理了这份「2020全球食品饮料行业年度IPO事件」。

  据Refinitiv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企业通过IPO融资近3000亿美元,创下2007年后的一个高潮。其中,美股市场截至2020年12月初已有430宗IPO交易,募资规模已超1500亿美元,远超2000年互联网泡沫后任何一年的全年募资纪录。

  根据安永的统计2020年全球共有1338家企业上市,同比上升17%,筹资额上升27%。在中国,仅A股市场IPO总规模就达到人民币4707亿元,创2010年以来新高。全年预统计有395家公司首发上市,IPO数量和筹资额同比分别增长97%和86%。

  整体来看,虽然新冠疫情在2020年冲击着全球经济,全球IPO市场热度却呈现不降反升的特点,可以说从IPO数量和募资额度角度都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这波小高潮的主要推动因素是各国央行为了在疫情期间刺激经济而实行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接近于零的利率,通胀预期和估值模型里极低的贴现率让市场整体估值高企,因此许多企业在今年奋力抓住机遇上市——在美国二级市场中,2020年有40%的IPOs是通过更快速的借壳(SPAC)上市方式。

  全球整体IPO市场的热度,也在食品饮料板块有所体现。总的来说,刚刚过去的2020年可以称得上是食品饮料行业在二级市场的又一个“丰收年”。

  整体来看,休闲零食、饮料、乳品、调味品&粮油是2020年IPO的热点板块。其中休闲零食领域在2019年三只松鼠上市后迎来了IPO热潮,有良品铺子、甘源、华文食品等接连上市。

  这些登陆二级市场的公司在发展脉络、历史上有不同,其上市路线、当前在二级市场的情况也呈现出一定的差异:

  从数量上来看,甘源、华文、一鸣食品等在各自领域不断打磨、又显得略有些“传统”的公司是典型代表,这些公司厚积薄发,其中不少在近年来也接受了资本化路线,最终成功IPO;

  农夫山泉、金龙鱼等深耕市场多年的行业超级巨头,其业务基本面完善、规模可观,最终在2020年IPO“修成正果”其实是一种水到渠成,目前二者都成为食品饮料板块的新晋巨头,当前市值均超过5000亿人民币,进入板块前五;

  有良品铺子这类近些年把握住品类、渠道红利而快速发展的综合零食巨头,紧跟三只松鼠2019年上市步伐登陆A股;

  食品行业中“严格意义”的创业公司IPO案例,近年来多发生在国外市场,如2019年轰动一时的“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而2020年也有达能风投基金持股的植物性食品生产商Laird Superfood成功IPO,这家公司从其成立到登陆纽交所仅用了5年时间。尽管目前市值在4亿美元上下,但在食品创业投资领域具备很强的代表性。

  此外,在2020年已经处于筹备上市的公司中,我们还能看到卫龙、东鹏、祖名等在各自品类中有重要地位的玩家,其中豆制品巨头祖名股份已经在近日成功上市。

  从国内来看,随着一批食品消费品创业公司突破0-1阶段大步迈向1-10阶段,资本对食品饮料的近年来看好和加注的持续,以及已经上市的公司的表现和传导效应,我们可以期待国内食品行业中会出现更多“准上市公司”。而随着元气森林、江小白等创业公司中的头部玩家在接下来的一两年登陆二级市场,而其表现又会通过资本市场传导回一级市场,推动食品行业IPO热度的进一步提升。

  从全球范围内来看,人造肉、替代蛋白等一级市场的热门投资领域已经在过去几年中催生、积攒了一批“蓄势待发”的项目,在2020年全球资本市场的IPO“余热”助推下,我们也有理由对2021年食品饮料行业的IPO继续报以相对乐观的态度。

  2020年,咖啡巨头JED Peets以22.5亿欧元的融资额度,跻身全球十大IPO行列,成为这份名单中唯一的食品饮料公司,也创下欧洲自2018年10月以来规模最大的IPO记录。我们也期待在2021年,看到食品行业在二级市场创下更多记录。

  国内饮料巨头、饮用水行业的龙头老大农夫山泉在2020年终于上市,也在二级市场的食品饮料板块锻造了一个市值超过5000多亿人民币的巨头。从市值来看,目前农夫山泉在国内二级市场食品饮料板块仅次于茅台、五粮液、海天味业和同为2020年新上市的金龙鱼,位列第五。

  为何农夫山泉这样一个行业巨头、“庞然大物”在2020年才IPO?这背后其实有不少和思考。

  实际上,此前农夫山泉已经被传上市许多年,从浙江证监会官网查询到的信息,从2003年开始就已经被地方证监会列为拟上市企业,而根据中信证券终止农夫山泉上市辅导的公告文件显示,从2008年开始双方签订上市辅导工作协议,开始了为期10年多的辅导工作,一直持续到2018年12月截止,期间一共辅导28次。

  这一系列的动作,在2020年终于“开花结果”。2020年3月,农夫山泉向中国证监会提供了首次境外上市的审批材料;2020年9月,农夫山泉成功在港交所上市,募资约83.5亿元。截至2021年1月14日已经实现了股价约270%的飞跃。

  食品饮料是民生行业,在二级市场被誉为是抗周期的行业,而行业龙头企业进入资本市场,如果净利润维持在较高的水平,资本市场给到的估值有可能会高于其他类型的食品饮料上市公司。这也是农夫山泉过去是否会上市,牵动市场、引发关注的主要原因。

  目前A股市场食品饮料的PE平均值60倍左右,而目前市场给到了农夫山泉110x以上的PE,除了H股和A股的些许整体估值差异外,更重要的是反映出了市场对农夫山泉的护城河的尊重和未来想象空间的预期。

  根据招股书中所披露的数据,农夫山泉近三年来营收保持稳定增长。2017年到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分品类来看,包装饮用水与果汁饮料在2019年营收同比实现超过20%的增长,是2019年总营收实现高增长重要推动力。若进一步拆解包装饮用水与果汁饮料增长的关键要素,可知销量的增加是核心因子,而价格增长的驱动相对有限。

  2017年到2019年,农夫山泉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净利率分别达到19.4%、17.6%和20.6%,该净利率远超行业平均水平。根据招股书中所引用的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国内软饮料行业在同时期的平均净利率为6.9%、7.1%及9.6%,而同期全球的平均水平为3.9%、7.6% 及8.5%。

  农夫山泉的包装水和软饮料在全国占据前三的位置。包装水业务是农夫山泉最核心的业务,其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贡献的营收分别占农夫山泉总营收的57.9%、57.5% 及59.7%。

  根据农夫山泉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在2012年至2019期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从零售额来看,农夫山泉在2019年实现的零售额约为第二名的1.5倍。

  作为饮用水龙头企业,农夫山泉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尝试多元化发展,即延伸到整个饮料类别,而非瓶装水与桶装水业务,过去比较成功的是推出尖叫功能饮料和茶π茶饮料,这两条产品线预计目前每年分别能给农夫山泉贡献的营收为20亿-30亿RMB左右。

  在尖叫和茶π之外,近两年在其他多元化的尝试并没有达到这么好的成绩,其中包括了2016年推出NFC果汁进入到100%果汁领域,2019年推出植物酸奶和即饮咖啡,这些目前都还处于投入阶段,还没有到大规模营收与利润的收获阶段。

  在饮用水领域农夫山泉也在做多元化尝试,其中最重要的举措便是进入到高端瓶装水领域,2015年推出吉林长白山水源地莫涯泉的高端瓶装饮用水,不过市场反响并不好,更多来源于两个方面:①、农夫山泉核心产品价格为2元/瓶,以农夫山泉品牌进入20元-30元的高端瓶装水,消费端并不买单;②、高端瓶装水看重水源地,目前国内高端瓶装水更多是国外品牌和进口水为主,多数都是来自于著名的水源地。

  为了推进瓶装水高端化战略,农夫山泉还在2018年收购了一家新西兰的瓶装水公司,试图通过进口的方式来解决此前高端瓶装水遇到的问题,我们在此前的Weekly中有专门分析过这次并购,点击此处进行阅读。

  作为一家年入200多亿RMB的食品饮料巨头企业,不进则退,一方面是饮用水进入到增长缓慢期,另一方面是多数多元化产品还在投入阶段,这种情况下即便农夫山泉每年有不错的净利润和现金流,但如果希望保持增长的速度,这时候需要引入新的资金,以实现更好的发展。

  另一方面,成功进入到资本市场之后,除了获得资金投入到新业务与新产品线中之外,也可以让农夫山泉有机会通过非有机增长的方式来获得增长,即国外食品巨头公司通常采取的方式:并购,以资本以及资产管理的方式来经营一家公司。

  成功上市的农夫山泉,能在在品牌溢价、资金资源上获得更有利的支持,从而能更有效率实现对行业内企业的投资与收购。特别是对国外企业或规模较大的企业进行收购时,资本市场提供信誉背书及资金杠杆,都能为农夫山泉提供助力。有理由期待,后上市时代的农夫山泉会如同国际消费品巨头百事公司、可口可乐一般,将外延式并购打造成为农夫山泉最重要的发展手段之一,并通过跨国收购与合作成为业务遍及全球的品牌。

  咖啡是食品饮料行业中重要的品类,在二级市场的咖啡板块中有雀巢、星巴克等明星标的。而在2020年,知名消费品投资控股公司JAB就将自己亲手锻造的又一家咖啡巨头JDE Peets推上了阿姆斯特丹交易所,成为该年度欧洲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咖啡和茶饮巨头JDE Peets于2020年5月29日正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上市,本次发行由两部分组成,其中,22,222,222股为新发行的股份,另外现有控股股东Acorn控股将出售39,544,514股,二股东亿滋国际将出售9,661,835股,合计约71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4.4%。本次上市的发行价为31.5欧元,新发行的股份筹集资金约为7亿欧元,将用于偿还债务、加强资产负债表和进行战略性收购。

  根据发行价测算,JDE Peets整体市值达到156亿欧元,创下欧洲自2018年10月以来规模最大的IPO。本次融资后,现有股东JAB将继续通过Acorn控股JDE Peets,共计持有62%的股份,第二大股东亿滋国际则持有JDE Peets 23.4%的股份。

  截至2021年1月14日,JDE Peets的市值为162亿欧元,对比申购时的市值上涨幅度不大(156亿欧元)。目前JDE Peets的PE(TTM)为46.4,作为对比,星巴克的PE(TTM)为130(星巴克目前市值约1200亿美元),这其中的差异有一部分是2020年极大的流动性注入美股市场导致的整体估值高企,而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这样的现象则不明显;但更重要的一部分是,市场对JDE Peets和星巴克公司本身的预期和估值差异。

  Svm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科林·麦克林(Colin Mclean)表示,JDE Peets之所以有吸引力,部分原因是它的增长速度快于全球经济,而且还能支付股息。他的基金参与了IPO,并在交易开始时买入股票。他补充道:“这是一个稳定的业务,稳步向高端、高附加值的咖啡市场发展”。

  Peets Coffee由咖啡大师Alfred Peet于1966年在加州创立。2012年,被JAB Group收购。目前Peets Coffee在上海和杭州有17家已开业的门店(上海15家,杭州2家),并且于5月14日在北京注册了新的公司。

  从收入结构来看,速溶咖啡和烘焙研磨咖啡业务(为了便于投资者理解,JDE Peets将Peets品牌的咖啡豆和研磨咖啡业务单独统计)分别占比24%;单杯胶囊咖啡业务占比22%;咖啡豆业务占比11%,茶业务仅占比3%。其它类业务,包括咖啡设备、咖啡店和液体咖啡,占比16%。从区域看,JDE Peets分别在美国、德国、法国、荷兰、俄罗斯独联体、巴西、英国、北欧、东南亚、澳洲、西班牙等国家地区的收入,占比13%至3%之间。

  此外,JDE Peets旗下拥有50多个品牌,按市场范围分为全球品牌、区域品牌和本地品牌三种类别。根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Jacobs和LOR的收入分别为14亿欧元和6亿欧元;Senseo、Tassimo、TiOra收入为8亿欧元。

  从销售渠道看, JDE Peets快消和线%,户外和咖啡店收入占比21% 。其中,快速消费品渠道主要包括大卖场、商超、传统渠道等;户外渠道主要面向企业、医院、大学、酒店和餐厅等;与此同时,JDE Peets目前拥有超过700家咖啡店和1139家Coffee Accounts ;线上渠道,JDE Peets则通过自有网站和第三方线上销售平台进行线上渠道销售。

  根据欧睿的数据,从整体的市场格局来看,全球咖啡和茶饮市场规模为1180亿欧元,行业前10的市占率为36%,龙头雀巢市占率为16%,JDE Peets市占率 7% 排名第二 。如果单独看咖啡市场,市场规模为780亿欧元,行业龙头雀巢市占率为25%,JDE Peets市占率为10%,市场前10名参与者市场份额合计49%。

  招股书显示JDE Peets 未来的发展战略包括以下5个方面,其中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将作为重点战略之一:

  a.计划通过Peets coffee咖啡店和其它分销网络,扩大对Peets品牌的认知,加强其与消费者的关系和联系,从而推动其在美国的消费品零售业务的增长;

  b.通过亚马逊进一步发展其在线、推动在新兴市场的增长,例如扩张在中国的零售咖啡门店业务:

  JDE Peets的增长战略包括通过战略性并购扩大其在现有市场和新兴市场的销售,如东南亚、巴西、土耳其、墨西哥、俄罗斯和乌克兰。

  a.JDE Peets计划与高瓴资本合作,运用高瓴资本在中国的品牌效应,提高在中国的消费品零售业务的销售额。特别是,JDE Peets计划专注于线上销售和同时扩大零售咖啡店业务;

  b.计划到2024年(每年开设超过25家咖啡店),通过在中国10多个主要大都市地区(主要集中在上海和北京)开设150多家公司直营的咖啡连锁店;

  c.关于茶的机会,JDE Peets认为茶类正经历与咖啡类相似的消费者趋势和偏好的变化,包括预调制趋势和对可持续选择的需求。

  值得关注的是JDE Peets的大股东JAB。在投资并购上,JAB一直专注消费品行业。但早期关注更多的是奢侈品行业和美妆行业。JAB正式进入食品行业是2014年左右,主要是和亿滋国际合作整合其咖啡业务。不过在此前的2012年,就将Peets Coffee收入囊中。目前JAB旗下的咖啡业务主要分为三大部分:Acorn Holdings、JAB Beech、JAB CoffeeHolding。

  就全球整个咖啡产业来看,JAB目前是仅次于雀巢和星巴克的咖啡巨头。不过JAB本身其实是一家私募股权的投资机构。JAB的背后是德国的Reimann家族,关于JAB更多情况,FoodPlus曾在112期Weekly中有所介绍。

  JDE Peets最终成功上市,某种程度上代表着JAB资本化运作模式的成功。JAB在改变咖啡行业的格局,而且这种改变是基于优质资产整合的逻辑、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综合来看,JDE Peets这家咖啡巨头必然会对咖啡行业的格局产生影响,一方面提升行业的集中度,另一方面也给其他拥有咖啡业务的公司带来挑战。如果从价值的角度出发,合并而成的JDE Peets在生产、营销、渠道等价值链上带来了规模化效应。当然,JDE Peets发展的路还长,未来如何发挥出各品牌之间的协同效应,以及如何作为一个整体在全球咖啡市场上进行竞争,依然是关注的重点。

  粮油是食品行业重要且不可忽视的板块,虽然这个领域的公司可能在媒体角度相对“低调”,但2020年就有一家粮油龙头登陆创业板,并一举进入中国食品饮料板块市值前5。

  2020年10月15日,国内粮油龙头品牌「金龙鱼」在创业板上市,证券代码为“300999”,发行价格为25.7元/股,融资金额为138.7亿元,是创业板有史以来募资规模最大的企业。截至2021年1月14日,金龙鱼市值已超过6300亿元人民币,上市后涨幅超过400%,目前PE为93(高于食品饮料行业平均60)。

  金龙鱼,全称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是益海嘉里集团的核心。而益海嘉里是新加坡丰益国际集团在中国大陆投资的一系列粮油食品加工、销售等业务的统称。

  金龙鱼2019年营收1707.43亿元,净利润55.64亿元,主营业务包含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三大类,其中厨房用品近三年的销售收入占总营收60%左右。

  据知名跨国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调查数据,2019年益海嘉里金龙鱼在中国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场、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市场的销售份额分别为38.4%、18.4%和26.7%。

  金龙鱼成立发展46年,在上中下游产业链的布局完善,在产销闭环和业务延展性方面已经形成较高的护城河,当前业务发展现状如下:

  1、产品:金龙鱼旗下包括油、米、面粉、挂面、调味、牛奶、豆乳、餐饮、食品工业、日化等10个细分品类;

  3、销售:在全国2800多个市县拥有31个营销分公司,24个直销部,超过2600家经销商,130多万个终端客户;

  4、厨房食品主要客户:1)沃尔玛、大润发、华润、家乐福等大型商超;2)真臻鲜、乡村基、真功夫等大型连锁餐饮企业;3)美菜、快驴进货等生鲜电商平台;4)好利来等大型烘焙连锁企业;5)百胜、麦当劳、康师傅、亿滋、桃李面包、旺旺、 雀巢等大型食品工业企业;

  5、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主要客户:1)温氏、新希望、双胞胎、正大、 正邦等饲料生产企业;2)宝洁、索尔维、立白、纳爱斯、蓝月亮等大型日化、快消及大型贸易商。

  金龙鱼在国内食用油市场份额位列第一,年营收超过1700亿元,这么大规模的成熟企业为何不在主板上市而是在创业板呢?

  第一,金龙鱼盈利能力欠佳。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金龙鱼毛利率约10%,净利率3%;

  第二,金龙鱼当前有息负债高达858.3亿元,短期借款821.7亿元,其资金紧张压力很大,募资刻不容缓;

  第三,金龙鱼在国内上市的主要目的在于上市之后,金龙鱼从外资抽身成为一家地道的国内企业从而摆脱外资的限制;

  第四,金龙鱼增长性遇到瓶颈。一方面,随着健康科学饮食普及,依托于油脂发展业务使金龙鱼迎来行业天花板;另一方面,粮油市场饱和与宏观价格管控的双重硬约束下,金龙鱼若要摆脱低盈利现状,一是依靠创新消费升级,二是延伸品类促进品牌升级,尤其是高利润或稀缺型相关性互补型产品,比如复合型调味品;

  第五,相对于主板,创业板对创新和发展更加友好,上市门槛低,上市效率高,融资机会大。

  于是,在急于募资和抽身的金龙鱼选择条件宽松的创业板就顺理成章。从某种意义上,上市对于金龙鱼而言有可能成为金龙鱼拉开消费升级和品牌升级的序幕。

  上市后,我们也注意到金龙鱼开始发力调味品领域,产品包括芝麻油、藤椒油、花椒油、酱油等,均有大小包装规格。此外,金龙鱼还打算积极拓展产品品类,进军中央厨房、冷冻面团、酵母等细分领域。

  在休闲零食领域,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经常被放在一起分析,也时长在电商大促中争夺消费者。随着2019年三只松鼠IPO“修成正果”,国内二级市场也引来了一小波零食热潮。2020年,零食板块资本动作频频,百草味被百事收购,而良品铺子成为又一家登陆二级市场的零食巨头。

  2020年2月21日,零食公司良品铺子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告书,宣布于2020年2月24日在上交所上市交易,募集的金额超过4.2亿人民币。

  2020年2月24日,良品铺子成功在上交所挂牌,上市首日良品铺子开盘价上涨至17.14元/股,涨幅达44.03%(发行价11.9元),总市值达到68.7亿元。截止到2020年1月14日,良品铺子市值达到273亿人民币,相比于发行时上涨近580%。

  通常意义来看,上市的目的有三:募集更多资金支撑业务发展、投入建立竞争力,通过二级市场流动性实现资本退出需求,以及增加公司、品牌知名度,提高声誉。

  早在2010年底,良品铺子就完成了第一轮融资——2010年12月,今日资本向良品铺子投资5100万人民币,获得近30%的股份。良品铺子也成为三只松鼠、百草味三家公司中最早进行”资本化“的公司。

  值得关注的是,当时的良品铺子已经在以湖北为核心的区域市场跑通了单点模型,并有了一定的拓展基础,在管理上也进行了一定的系统化、标准化。而良品铺子的首轮投资者——今日资本在零食赛道上也有比较集中和专注的动作,其背后的一些判断、思路是很值得研究和思考的,可以参考我们年前发布的《2019年值得关注的中国食品消费品投资机构 FoodPlus·年度榜单》中对此的分析(良品铺子也是今日资本继三只松鼠后,半年内在零食这一细分市场收获的第二个IPO)。

  早在获得今日资本投资之后良品铺子便开始谋划上市。2014年,良品铺子设立了8家BVI公司,搭建红筹架构试图赴港上市,然而中途停止,并拆除了红筹架构;而之后在2017年,高瓴资本通过购买老股、认购新股的方式,先后两次向良品铺子注资,总投资额超过8亿人民币。

  2018年6月29日,良品铺子公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100万股,募资7.73亿元,不过直到2019年11月28日,良品铺子才获得IPO发行过会。

  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三只松鼠在成功IPO也在一定程度上给良品铺子带来了一些正面效益。

  此前,我们在《三只松鼠A股IPO过会,为何说其上市将影响食品公司的投资判断逻辑?》系列文章中,对三只松鼠的历史发展、业务模式、路径选择进行了梳理和分析,也直接指出——三只松鼠作为在淘宝/天猫电商平台起家的品牌,在过去几年中依托平台红利和比较好的产品切入角度经历了业务高速发展,也和此前传统以线下销售为主的食品消费品大公司形成了对比,这种新的业务路径的成绩与问题在三只松鼠IPO之后,都会直接影响到一二级市场对于食品消费品公司乃至整个消费行业的价值逻辑判断。

  来伊份、盐津铺子、有友食品、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甘源、华文在国内接连上市,加上百草味被上市公司好想你收购(最近百事公司公告将百草味,可以查看我们在《好想你出售百草味100%股权给百事公司,中国零食市场将迎来巨变》一文中对此的详细梳理、分析),近5年可以说是中国零食行业在二级市场的“丰收年”。加上此前上市的洽洽食品、亲亲食品,以及提交了招股书、可能上市的上好佳等,零食市场出现了许多家上市公司,和白酒板块类似。

  那么,市场空间、竞争环境等角度在二级市场是否还能支撑更多的零食上市公司?对未来国内零食市场的竞争格局有什么判断?对一些创业期、成熟期的零食品牌、公司又有什么机会和启发?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虽然国内零食市场涌现了不少本土零食大公司、巨头,但国内零食市场整体还是处于很分散的状态。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中国休闲食品行业发展研究报告》预计到2020年,休闲零食整体市场规模接近2万亿元。保守估计,中国2019年零食市场达到“万亿”规模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而在一批本土零食大公司中,三只松鼠营收靠前,2019年营收为101.73亿元,市场份额不到1%。

  分散意味着竞争的充分性,也意味着对所有玩家存在一定的空间、潜力。而在零食市场整体存在比较积极、稳健的增长预期的前提下,这种发展空间不仅来源于对市场的整合,也来源于突破性、甚至颠覆性的增长。

  当然,对于一家创业期、成长期的公司而言,独立上市仍然是比较理想的状态。这种可能性在当前的二级市场仍然存在,我们对部分零食的可比公司的一些核心数据做下面的整理:

  a、从营收入手,基本逻辑是把营收做大。目前国内可比公司的年营多收在40-80亿区间,也出现了营收接近100亿的公司(三只松鼠)。但从当前整个零食市场的竞争状况来看,消费品公司把一项业务从零开始做到100亿,需要花较长的时间,这个过程中,可以考虑通过并购整合的方式加速营收规模的拓展——这就是为什么上面我们说到,中国零食市场极度分散,存在很多标的,基本面扎实的区域性品牌,一些具有增长潜力的创新品牌,都是并购整合可以考虑的对象;

  b、从利润入手,做一家在一定规模之上比较赚钱的公司。从目前的可比公司来看,一家零食上市公司能做到2亿的年净利润已经是比较优秀的。在这个角度来看 ,一家零食公司在拥有一定的业务规模下(比如甘源、有友这样年营收在10个亿左右的公司),可以通过提高毛利、利润水平的角度思考。这背后又要求公司通过产品创新和高强度的品牌塑造建立一定的差异化、稀缺性和品牌附加值,从而掌握一定的定价权,提升毛利空间,同时在费用管理上做的比较优秀,这又是产品、供应链、渠道、营销、团队的综合实力体现。

  另外需要看到的一点是,零食业务板块存在更多上市公司,对并购的预期也会增加,一定程度会推动整个零食产业的整合。2020年年初百事从好想你手中收购百草味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零食整合案例。这对于整合者是一种能力和眼光的考验,对于被整合者其实也是机会。

  2020年3月19日,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源食品”)IPO过会,而后在2020年7月成功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

  根据发行时的申购价测算,当时甘源的市值约为36亿人民币。截至2021年1月14日,甘源食品的市值为73.5亿人民币,上市后涨幅约200%,目前PE为44,略低于A股市场食品饮料的平均值60。

  甘源食品成立于2006年,总部位于江西萍乡,是一家以线下渠道为主的传统休闲食品公司,起初产品主要围绕豆类零食产品,而目前主要产品包括豆类零食(青豌豆、蚕豆等)、坚果炒货(腰果、夏威夷果、瓜子仁、花生等)和谷物酥类(米酥、麻花、锅巴等)。相对于三只松鼠、百草味等线上为主的综合零食品牌来说,甘源食品则是一家以线下为主、对经销商模式有较高依赖、且产品品类相对集中的公司。

  从2018年及2019年H1的数据进行判断,甘源食品处于营收9-10亿的规模,就目前在全国已经有相对均衡的业务分布情况来看,甘源未来的增长空间主要来自于:1)持续的产品创新,进一步带动、提升炒货零食的空间,并提升该品类的占有率和渗透率;2)拓展其他品类,开发新产品,拓展新的品类增长点;3)大力开拓线上业务,依托现有的产品、供应链、一定的品牌积累,打开线上的增长空间。

  但从10亿营收以上的规模化增长来看,甘源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在零食市场中,聚焦单品、具体细分品类建立的优势,其背后的增长天花板有多高?

  在这个问题上,甘源有一个不错的参考对象——洽洽食品。目前洽洽业务规模接近50亿人民币。这家以瓜子起家的老牌零食品牌,近年来在产品业务和定位上进行了重塑,基于瓜子品类上积累进而进入到更大的坚果品类市场,推出的小黄袋每日坚果等产品,也依托洽洽本身扎实的供应链、渠道能力,得到了不错的增长,这些经验都是甘源这样的公司完全可以借鉴学习的。

  值得关注的是,洽洽在拓品的同时,仍然在强化核心瓜子业务线。炒货零食整体和当下健康零食消费的一些新趋势并不是特别符合,但洽洽针对瓜子在包装、定位、口味、整体呈现上都有比较积极的动作,一定程度在对这个品类进行市场的再教育和增长探索。根据2019年H1的数据,洽洽的核心瓜子线%,仍贡献了非常突出的营收。

  从一家强单品的零食公司,变成一家营收过百亿的公司,甘源其实还有其他的“学习对象”——雀巢、百事、亿滋等多品牌运作的跨国巨头,以及同样采用多品牌策略的本土同僚达利。多品牌运作的能力和经验,其实是很多国内食品公司不具备的,哪怕对于上市公司也是如此。

  这背后需要的是公司、团队在建立了供应链、渠道等基本面的能力后,还需要对品牌塑造、运作有思考、有见地,对于通过投资并购完善品牌矩阵,实现多品牌增长,也需要有一定的眼光和胆量。这个角度来看,本土零食公司的真正崛起,还有一段路要走。

  最后再回到甘源上,虽然我们提到甘源食品目前经销商营收占比较重,但这也确实是甘源这样的公司在当下零食市场仍不失光彩的优势,一方面经销商体系成熟,可以赋能未来市场下沉和新品渗透需求;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线上渠道还存在较大的可提升空间。依托线下经销商体系这个打磨多年的“基本功”,通过恰当的产品创新思路和品牌运营、塑造策略,以及更加适应新消费群体的互动方式,是有机会在当代零食市场开拓出新机会的。

  华文食品旗下的的劲仔小鱼有较高的知名度。华文食品在风味鱼类零食中好比泡椒凤爪界的有友,蟹黄瓜子仁界的甘源,辣条界的卫龙。产品是品牌的明星大单品,品牌是产品对应细分品类的龙头品牌。

  作为湖南平江一家生产风味鱼类小吃零食的公司,华文食品的品牌很有区域特征。产品风味主打湘味的辣,平均单价1元/包的劲仔小鱼年销售量已达12亿包,撑起国民辣味小吃的一片天。

  目前,华文食品营收体量达9亿元,销售收入主要依赖于风味小鱼和风味豆干,尤以风味小鱼为主。2017年-2019年,风味小鱼和风味豆干销售收入合计占公司营收比重分别为98.92%、98.53%、90.00%,其中小鱼干占比分别达到85.18%、87.53%和77.17%。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华文食品营收分别为7.67亿元、8.05亿元和8.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1.15亿元和1.18亿元;毛利率分别为29.61%、33.12%、30.43%。

  华文食品经销网络以华东为主,辐射全国,截至2019年末经销商数量达1515,华文食品也从提升品牌形象和产品知名度方面努力从区域性向全国性发展,具体表现在融资用途和销售费用表现。

  从融资用途看,华文食品拟把5100万元用于品牌推广,其中综艺节目赞助1500万元、明星代言1000万元、新媒体宣传1600万元,地面品牌推广费用1000万元。而用在基础运营方面的营销中心建设费用为747.16万元,营销信息化管理系统仅使用300万元。

  从销售费用看,一方面金额连年上升,2017年-2019年销售费用从0.96亿元到1.08亿元,再到1.11亿元,其中,品牌推广费连续三年在2000万元以上;另一方面,在代言人的选用方面,从2013年至2018年,劲仔小鱼的代言人一直是湖南明星主持人汪涵,2019年代言人换成当红流量明星邓伦,代言合约费用为2700万元。

  乳品、调味品和休闲零食是上市公司数量最多的品类,这可能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内食品行业细分品类的发展趋势和需求动力。

  1、食品消费品上市公司频频出线,靠消费者吃出来的休闲零食受众广,市场天花板拉高;平均毛利率水平在30%-35%,直营模式的周黑鸭和精品线下的来伊份毛利率水平超过40%;

  2、休闲零食上市顺序或许呈现出品类出线规律:历史悠久的传统品牌 互联网红利期的新潮零食品牌 消费升级下的大众零食品牌 明星单品类目头部零食品牌;

  3、休闲零食品类细分聚焦趋势持续,细分品类的品牌呈现头部效应,打造细分品类头部品牌在食品消费品领域仍有出线、如何在爆款单品出线后,保持持续的产品创新力和可持续营收驱动力是这类品牌的中长期发展的关键。

  2019年-2020年具有明星单品,主攻线下经销模式的泡椒凤爪的有友食品、蟹黄瓜子仁的甘源食品、劲仔小鱼的华文食品先后于A股上市。而在同类型的可比品牌中,有友、甘源、华文具有一些共性:

  首先,前文提到的明星单品塑造了细分品类的头部品牌,相应地,产品线单一也成为这些品牌的风险点;

  最后,如何扩充产品线,增强产品创新能力,扩大营收驱动力,也是对这类品牌的关键突破点。

  按申购价格算,一鸣食品市值为37亿左右;而截至2021年1月14日,一鸣食品的市值已达到80.8亿人民币,PE为59,与A股市场食品饮料板块的PE平均值60差不多持平。

  在营收上,自2017年至2020年6月,一鸣食品分别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5.16亿元、17.55亿元、19.97亿元和7.99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1.20亿元、1.57亿元、1.74亿元和5763.04万元。预测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9.34亿元、净利润1.52亿元,较2019年度分别降低3.15%和12.56%。

  一鸣食品的销售方式是以一鸣真鲜奶吧的形式售卖,截至 2020 年6月30日,在浙江、江苏、福建及上海等华东地区共建立了 1,699 家奶吧门店,门店以直营和加盟的形式,门店渠道占收入比重为77.66%。非门店渠道包括了区域经销、直销(商超、自动售货机)等渠道,占比22.33%。目前一鸣食品也在开启电商销售,其中包括微信小程序和天猫,目前将天猫作为线上的核心渠道。

  根据招股说明书数据,一鸣食品产品共分为了三种类型,分别是乳品、烘焙食品、其他食品,其中乳品占比最高,接近60%,烘焙食品占比在37%左右,其他食品占比为2%-3%左右。

  从毛利情况来看,由于一鸣食品旗下有许多直营门店,直营门店对毛利水平有一定要求,所以一鸣食品近几年毛利率也保持在相对比较高的水平,2017年-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38.8%、39.95%、39.74%、41.1%。

  目前一鸣食品旗下的一鸣真鲜奶吧业务已经逐渐发展成熟,也从浙江逐步布局到了长三角地区以及福建,随着江苏生产基地的建设,会覆盖更多的市场,这是一鸣食品未来发展与增长的核心。

  一鸣食品生产基地项目包括一期9.49吨含乳饮品和植物蛋白饮品项目、二期2.41万吨烘焙食品项目;年产3万吨烘焙制品项目建成后新增前烘焙食品3万吨/年。2018年,一鸣股份饮品产能约为14万吨/年、烘焙食品产能2.34万吨/年。上述项目建成后,一鸣食品烘焙食品产能将是现在的3倍左右;饮品产能增长约68%。

  8、Laird Superfood:成立仅5年的植物基食品品牌登陆纽交所

  虽然Laird Superfood目前的市值并不大,但对于全球食品饮料创业投资市场来看,非常具有代表性,因为它代表了一种新型退出的可能性,即不需要大额募资IPO上市,也不用寻求被并购,而是在规模还不大的时候直接登陆资本市场。

  与Beyond Meat一样,Laird Superfood在上市时并未盈利(目前也还没有)。不同于以往展现出良好盈利能力才去能去谋求IPO食品饮料公司,近年来国外市场频频出现还没盈利就成功上市食品饮料企业,这个现象一定程度上预示了,在这个投资逻辑从定量变为定性、更加看重未来成长空间的二级市场环境里,有潜力的食品饮料公司未来会渐渐被赋予过往科技公司的待遇,在初期亏损上被市场给予更多容忍度。

  Laird Superfood于2015年成立,关注食品的功能营养、天然成分、植物性等,主要销售奶精和其他植物性产品,发展至今已发展成为多元化的产品格局,现有产品线包括咖啡豆、速溶咖啡&速溶茶、功能性蘑菇粉、植物性奶精、椰子水、椰子糖、热巧克力等。品牌倡导遵循古法营养的产品,旗下所有产品均具有植物成分、酮类友好、无乳制品、无转基因、无豆类、无麸质等特点。

  Laird Superfood在产品设计方面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在设计产品时对产品本质与品牌定位的结合比较巧妙,比如主打的奶精产品中含有诸如姜黄、蘑菇、可可等与脑功能相关的植物成分。众所周知,奶精是咖啡的互补品类,而咖啡是与提神醒脑功能和场景高度相关的品类,借助于大品类市场上位,在产品本身一方面结合了消费产品多元化的设计,比如口味按配料组合、口味、功能成分方面设置了8种口味的SKU;另一方面在奶精细分品类上,借助品牌定位,利用植物性和功能性凸显了产品差异化。

  但我们发现,在产品线拓展方面,Laird Superfood从主打奶精产品延伸到椰子水、速溶茶、速溶咖啡等品类,虽然多元化,但是旗下每个单一产品线都面临强劲的直接竞争者,既包括国际巨头也有明星创业公司。比如,奶精产品将面临达能、雀巢等国际CPG巨头和Califia Farms明星乳品公司的竞争,椰子水产品将面临Harmless Harvest和Vita Coco的竞争,我们会持续关注Laird Superfood将如何在激烈竞争市场环境中突出重围。

  近年来全球市场都出现了许多植物基或主打功能性的食品品牌,尽管Laird Superfood此次的融资金额相对较小,但创业5年就上市对传统消费品公司来说可以说是火箭速度,这也无疑为这个领域里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打了一剂强心针,我们预期在今后也会继续看到这些规模相对不算大的明显创业食品饮料品牌登陆公开证券交易所。©FoodPlus

  这8家公司之所以能够上市,很重要的原因是深耕在各自细分领域,并且持续在做专业的事情,所以成就了他们的今天。但是上市并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作为业务规模并不庞大的公司能否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还需要长时间的发展,而已经具备庞大业务规模的公司,能够从优秀变成伟大,并且持续保持伟大,其中的挑战不亚于一家小公司发展为一家大公司。

  我们在2021年也将继续保持对全球范围内的食品消费品IPO事件的高度关注,并在明年这个时候为大家带来新一年里的IPO事件整体复盘和洞察。

立博体育